文冈

我稍微有点。。。。。不想活了。
只要我死了。。。。别人就能过得更好了吧。

『杰律』虚伪的爱(超短)

我们可是虚伪的代名词,真心何以见得?”
“是啊行刑者先生,我们都是一样的,都是虚伪之“人”。我们没有真心,自然不能付出。哦当然,除钱之外。”
“呵呵”
“为何而笑?”
“为你那位可怜的保镖啊“坎尼拉”你还真是狠心。你那位保镖,你对他没有丝毫真心?”
“虚伪里没有真心,身为虚伪的代名词,我不会对别人用真心。丝毫没有,我对除利益之外的东西不敢兴趣。我只会用他来获取利益。”
“如果是对我呢?也会像对你的保镖那样吗?”
“『我们』都是一样的,杰克先生。所以你为何明知故问。”
“只是想体验一下虚伪的交融罢了。”
“呵呵。”

我觉得我的虚伪之人第一章基本就是弗雷迪和杰克这俩人互相撕马甲

【杰律】虚伪之人『1』

#堕天使,副业神父,主业人口器官贩卖律师
#解剖人体取出器官的地下医生杰克,顺便做着器官买卖的生意
#合作伙伴
#真.小学生文笔注意
 #ooc的话莫打我
 #因为我妹有去查相关资料而是很草率的就写了这篇所以说很多地方写的不好请见谅    
#关于律师在天堂的职位我改了好几个,因为我并不懂这些东西所以说就胡乱给律师安个个大天使的职位。
#私设律师原名:弗雷迪.莱利.坎尼拉(坎尼拉并没有什么意义只是为了好听而已)成为堕天使后改名:弗雷迪.莱利.巴克托尔(巴克托尔是塔西里亚故事集里饥饿暴君的真名)
#我自己也不怎么会说话,所以我的律师不好,没有我心目中那样能言善辩,(主要是因为我嘴笨)
#欢迎捉虫
#短篇,不过应该会是三四节或上下节,看我心情

     在摘除完器官后,杰克慢慢的走出了手术室。    
     手术室外站着一个穿着奇怪神父袍的神父,脸上挂着微笑,看起来像是一个温柔且温和的人。仅仅只是看起来而已。杰克可是听说过很多关于这名律师的消息,他可是个相当危险的人,这名看似斯文的神父可是贩卖了数十人的人口贩子,当然,这个人口贩子也接手过人体器官的生意。这个人,绝对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但是,杰克对他很有兴趣,而且,这个神父很符合他对于客人的要求。
    看到杰克出来,神父跟他打了个招呼:“您好,杰克医生。”脸上的笑容更盛。他的笑容和语气就像他们俩是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让人心生好感。
    杰克听到这个声音后,看到他一如既往的笑容后,尘封的记忆再次被唤醒,一个影子从脑海中略过。杰克想起来了,杰克认识他,是在很久很久以前认识的。 那时,他,还是天堂的大天使,他们不过见过几面罢了。不过,之后的几百年间,他没有听到过关于这名大天使的消息

    杰克在想起他的真实身份后稍微吃了一惊,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扯吓口罩,也装出了友好的微笑。笑着说:“您好啊,弗雷迪神父,今天真是一个好日子,我在这个好日子中认识了您。”杰克一边说话,一边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杰克感受到了他身上的,熟悉的,属于地狱的力量,杰克猜测:他大概是做了那些“不被神允许的事”才被贬入凡间的。不过,这样更好,他本来就觉得这个“神父”很有趣,想请他到自己的庄园里做客。现在大概的知道了他的身份,那他们可能更谈得来。谈人间的“上等”艺术,毕竟杰克很喜欢他们,谈那些血淋淋的生意,谈他们蔑视的天堂。
    既然杰克都感觉到了那属于“下层界”的力量,弗雷迪又怎会感觉不到呢?不过,即使都“来自”下层界。弗雷迪认出了这位下层界的高阶者,刽子手杰克,不过嘛,人间的客套话还是要有的,弗雷迪压下了自己心中微微的吃惊,说:“哪里哪里,鄙人能认识像您这样在全伦敦赫赫有名的医生那才是鄙人的荣幸,您过奖了,对吧,刽子手先生(这里刽子手只像克莫拖斯那一类的“人”)。”
    “呵呵,我想我们可以去绿荫咖啡馆详谈一下一些关于“残渣”(大部分人都称恶魔与魔鬼为“下层界的残渣”下层界与上层界一般是精灵使用的,人类大多称他们为地狱和天堂)”的事。不知您意下如何,“坎尼拉”?”杰克对这个堕天使愈发的有兴趣了,他越来越觉得这个堕天使与他有这相似的爱好了。他想与他聊会上下层界的事。
     “呵,荣幸之至。”弗雷迪很乐意与魔鬼以及会给他带来利益的人交谈,言谈是他最大的魔力,这个魔力有很大可能给他更多的利益。当然他也很好奇这位刽子手想做些什么。
      “很好。那么,下午四点,请到绿荫咖啡馆8号桌。您作为一名绅士,一位斌斌有理的父神之仆,我希望您别迟到。”
      “请放心我无情的行刑者,“坎尼拉”必定准时到达。”弗雷迪边说着,边展开了自己漆黑的六对翅膀,似笑非笑的看着杰克。好在这里并没有人,杰克的助手早就走了,这里空无一人。
      “荣幸之至。”
     

宇野浩二貌似是在1927年发疯,芥川害怕他也发疯 :毕竟芥川的母亲是疯子,突然发疯的。他身上留在疯子的血统,他的河童里也有写(我记不清到底是不是河童里的了)“人生悲剧的第一幕始于成为父母的子女      遗传、境遇、偶然——掌握我们命运的,终究还是这三种东西”这位日本文豪的后半生甚至可以用悲惨来形容。

死前的芥川龙之介
死于1927年7月24日凌晨
享年35岁
遗作《续西方之人》
很草,只是草稿而已
不会画纹服,直接乱画

@埋葬你的夏天 我看了你的文后就特别想画玛尔塔小姐的腿以及其裙下风光
画的不好勿喷

私心tag勿打,双人女体化,都好好看啊这个两个人。
奈布不说的话根本不像。

我流神父堕天使律师
因为生意被奈布搅黄而气得发抖想杀人的弗雷迪。
弗雷迪:奈布!你又干了些什么好事!!?
奈布:接了几单了单任务而已。
弗雷迪:。。。。。。那为什么你杀的都是我这笔生意的顾客!!!!
顺带一提弗雷迪手里的是报纸

上课时候摸的鱼,上课画画真的超好打发时间,特别是在枯燥的数学课上